pt电子游戏



你当前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媒体报道 >

2010快乐男声为什么不火知乎

2019-09-29 01:02

  北京张默然美术培训中心是为立志考入中国传媒大学和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的考生提供全面专业的培训平台。 针对人群:初中、高考、考研、出国、已工作需要提高手绘能力。

  快男开始时不乏争议性话题人物,如“伪娘”刘著。这也是湖南卫视一贯以来炒作选秀节目的手法:前期先推比较挑逗大众神经的“奇葩”型人物出来吸引眼球,或为选手,或为评委,用颠覆传统的另类形象、骇人听闻的出位言论来引爆话题,待人气聚集后再力推他们真正看好的选手。但今年快男套这套炒作流程显然比较失败,“伪娘”话题因各种原因风头一下子就过去了(链接: 刘著成都决赛遭淘汰)。而争议人物下台后,没有足够有实力或人气的选手撑台,观众不买账,媒体就算想帮湖南卫视炒作都难找话题。比赛结束得无声无息,大部分人对今年快男的认识还停留在“伪娘”阶段,冠亚季军沦为“打酱油”人物。

  “超女”时期粉丝们上街拉票的盛况令人咋舌,成为选秀节目红火的一个标志,也引起了无数关于“黑幕”“买票”的怀疑。“快男”取消了短信投票,赛制不断修改,大众评审所占比重越来越大,而大众评委音乐上的不专业一直为观众所诟病。根据节目规则,“快男”的大众评审是需要观众主动打电话报名的,因而也成了各派粉丝大展“无间道”的竞“技”场。一度被认为有“冠军相”的潜力选手陈翔,即传言是被其他选手的粉丝评审联手“做掉”的(链接: 传粉丝联手做掉陈翔。)这种失衡的设定引起专业评委们的不满,巫启贤曾埋怨自己已被“架空”(链接: 巫启贤炮轰赛制)。

  今年“快男”前期好不容易出个可以炒作的话题——“伪娘潮”,但这个话题与歌唱本身并无太大联系,并且也很快就消热下去了。“”、 “瘦身令”、 “反三俗”……有网友认为广电总局对选秀节目下达的一道接一道的规范令,似乎是令节目日益乏味的重要外因。为求高压下生存,节目设计只能越来越保守,四平八稳缺乏“爆点”吸引不了观众和媒体的注意力。但我们不禁要问,难道编导的能力就不足以将正面的、向上的、美好的东西提炼出生动吸引的“亮点”?如果是脱离了“三俗”就没有办法做得好看的节目,让它自生自灭也罢。

  观众看娱乐节目,图的就是各“娱乐”,要好玩,要八卦,要赏心悦目,更重要的是要新鲜:新鲜的面孔,新鲜的架构,新鲜的环节,新鲜的话题。无奈年年选,台台秀,死忠“秀粉”早已找到了自己的“萝卜白菜”,普通观众已经审美疲劳,从去年开始异军突起的相亲节目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即使同为选秀,也有《中国达人秀》等形式更新鲜多元化的节目来争夺收视率。

  选秀节目的初衷是为娱乐圈选拔人才、输送新血。但内地娱乐圈缺乏的不是人才,而是完整的造星产业链。前几年选秀如火如荼话题多多,但最后能顺利踏上星途的没几个,有才华有人气的选手,要么是陷入解约风波(陈楚生),要么受制于经纪公司,成为圈钱工具,没有长远的发展规划。加上音乐市场的日益萎缩,人气高的“秀星”还能靠粉丝们集资团购唱片演唱会票来抬高身价,“群众基础”薄弱的就只能演演乡土味道的“偶像剧”来混个眼熟了。

  中国的电视真人秀类娱乐节目还处在“山寨”阶段,包括“超女”、“快男”在内,众多一度火爆的节目都是照搬国外当红节目的模式和桥段,缺乏原创力和想象力。不但抄别人,还自己互相抄,看见某类型节目收视率高便群起而效之,前几年比赛着搞选秀,这两年轮番玩相亲,一旦模仿对象被抄袭完了,抄无可抄,自然陷入死胡同。归根究底,以“快男”为代表的选秀节目的没落,源于核心竞争力的缺失。只有创新精神,才能长久地留住观众,保持节目的长盛不衰。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