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你当前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关于 >

战象有多威猛?它曾令汉尼拔所向披靡也曾血染

2019-09-24 11:14

  战象作为古代战争中的特种部队,从公元前1000年左右到1700年前后,在战争史中被使用了接近三千年。固然,使用灵活多变的战术可以打败战象,但也意味着只有名将才能以很小的损失击败战象部队,甚至让它们反噬敌军。然而同样地,较少量的战象就能让名将如虎添翼,像塞琉古一世、皮洛士、汉尼拔等著名的统帅都以擅长使用战象而闻名。

  战象可以践踏、冲击敌人,或者用长长的象鼻卷起敌军,从这个角度上讲它如同古代战争中的坦克。战象还能为投射火力提供较高的发射平台,一座象背上的平台可以安置四人甚至更多的乘员,他们能够居高临下射击敌军,与大象的近战能力结合,同时起到保护战象的作用。战象训练难度较大,操控性较差,这方面历来饱受诟病。因此财力充足的势力往往会为象兵配备盔甲护住要害,以免战象受伤而发狂失控。但对于皮糙肉厚的战象来说,如果不是要害被创,一般的攻击对它们也确实不痛不痒。

  公元前326年,在亚历山大大帝与印度王公波鲁斯率领的印度联军于著名的海达斯佩河战役中作战时,马其顿长矛并不能对战象造成多少伤害。马其顿战士们被迫用手中的战斧和考佩斯弯刀攻击战象的侧腹和象腿。轻步兵们和弓箭手们,更是向战象的眼睛,以及背上缺乏铠甲防护的驭手进行投射。显然这种近距离攻击是非常危险的,事后清点伤亡,马其顿军队虽然获胜,损失却与赫赫有名的伊苏斯之战和高加米拉之战相当,都达到千人上下,受伤者则多达数千人。

  我们需要注意到,伊苏斯之战和高加米拉之战,亚历山大都是以少胜多,而吉达斯浦河战役是兵力相当的战役,而且波斯帝国军队装备远好于印度人。战象对于骑兵的震慑能力是其庞大威力的又一重要方面。马匹甚至闻到战象的气味就会恐惧,更不用说听到战象那喧天的咆哮了。在缺乏马镫的时代,骑士,尤其是具装骑士难以在惊马上维持身体的平衡,战象对骑兵部队的压制是惊人的。因此亚历山大帝国衍生出的继业者王国都设法取得战象加入作战体系。当硬质马镫普及之后,战象对骑兵的压迫力就不如之前那样大了。

  步兵在对抗战象时也有个要命的窘境。身穿20千克以上盔甲的重步兵因为机动性问题,面对战象根本无法维持阵列。轻步兵则在与战象作战时缺乏防护能力,很容易被辅助战象作战的敌人所伤害。显然,战象无论对骑兵还是对步兵都有明显的压制作用。

  除此之外,在早期战象甚至能作为攻城武器破城而入,即便是土木工程技术发展之后,战象仍然能攻破一些木质营垒。强弩和弩炮理论上可以击垮战象部队,但是否能射中战象要害却看天。大象奔跑时速度可以高达每小时24公里,这样快速移动的情况下大型弩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瞄准。一般的步兵弩则和弓箭一样难以杀伤它们。

  在地面上竖起一排长钉能够有效打击战象,但辅助战象作战的轻步兵也会设法排除这些障碍。而且脚底受伤对于战象的刺激并不能比得上眼睛等脆弱之处受伤,训练有素的战象很可能继续有序作战。

  因此,以象制象恐怕才是最好的选择。在继业者国家塞琉古王朝和托勒密王朝的叙利亚战争中,为了对抗塞琉古王朝从印度等地获得的战象,托勒密王朝从红海沿岸与北非的阿特拉斯山脉取得北非象,与塞琉古王朝对抗。在著名的拉菲亚战役中,体格偏小的北非象虽然被安条克三世的战象所压制,但毕竟牵制住了安条克三世的战象部队,双方战象的纠缠使得塞琉古王朝骑兵无法向托勒密军队后方迂回,托勒密四世遂得以投入预备队反败为胜。

  终结战象荣光的还是火器的崛起。众所周知,虽然大象怕火,但早期的火箭等火器的使用效率低下,非常看天,而且大象活动的地区往往又是湿热的地带。而火铳的发射能够提供持续的弹幕以及巨大的声响。在定边之战中,明朝开国大将沐英正是凭借火器以3万人击败了麓川国主思伦发率领的8万(号称30万)拥有大量象兵和骑兵的麓川大军。

  ▲等到火炮技术逐步发展,炮弹更是可以在战象阵中打出一道道血胡同,庞大的战象成为火炮的活靶子。

  1943年抗日战争中发生在西双版纳的打洛之战,是战象部队真正的壮烈谢幕演出。战斗异常激烈,枪炮声、厮杀声和象吼声惊天动地;日军在打洛江里扔下了70多具尸体,我方80多头战象全部中弹倒地,血把江水都染红了。战斗结束后,召片领在打洛江边挖了一个长宽各20多米的大坑,把阵亡的战象隆重埋葬了。还在坑上立了一块碑:百象冢。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