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你当前的位置:pt电子游戏 > 关于 >

聊一聊汉尼拔的落幕之战---扎马会战始末2

2019-09-19 01:22

  被切断主要供给来源的迦太基,就面临了下面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迦太基人吵闹着要汉尼拔追击西庇阿并与之决战。几天之后,汉尼拔便应迦太基人的要求,强行向扎马推进,尽管他可能并未完全作好准备。汉尼拔在扎马作战的确切地点至今仍是个迷,但人们通常认为,它是在距哈德鲁梅正西8英里的地方。

  引起战斗的某些事件以及这些事件的具体细节,目前仍不清楚。由于波利比奥斯和李维的叙述在一个重要的问题上很不一致,因此他们的著作对我们搞清楚这些事件帮助不大。但人们通常接受这种说法。即汉尼拔曾派3名暗探去侦察西庇阿在扎马以西约30英里处的营地。后来这3名暗探被俘,但西庇阿在释放他们之前,同意让他们参观自己的大部分营地。可以推断,西庇阿之所以这样慷慨大方,目的就在于使这3名暗探对西庇阿的军队在士气和物质上的优势形成深刻印象。不管怎样说,这件事使汉尼拔欲与西庇阿会面。为此,汉尼拔派了一名传令官去完成这个任务。两位统帅在一个由西庇阿提出的地点举行了会谈。为了这次会谈,汉尼拔被迫把他的营地迁移到一片无水的山坡地,这使他的部队饱受干渴之苦。在谈判过程中,汉尼拔提出了令西庇阿难以接受的和平条件。这样,两位统帅离开会场,各自展开自己的军队准备交战。

  很明显,这个故事很有内容,但它也留下了许多尚未解答的问题。例如,马西尼萨和他的6000步兵及4000骑兵是在暗探离去之前,还是在此之后到达西庇阿的营地的?波利比奥斯说在此之前,而李维却说在此之后。为什么汉尼拔要离开原来的有利位置向前开进?难道他认为在马西尼萨与西庇阿汇合之前,发动一次突然袭击就能赢得战斗的胜利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和西庇阿的会面上呢?或许,他知道马西尼萨已到,并感到胜利极无把握,因此在拿帝国的命运冒险之前再作最后一次和平努力?这些问题可以继续探讨,但事实的全部真相永远无法知晓。然而,正是汉尼拔军队的奇怪调动和毫无结果的谈判导致了扎马之战。

  公元前202年的10月,西庇阿与汉尼拔的军队进行了完全公平的较量。汉尼拔拥有最多的步兵(2.9万至3.6万人),而西庇阿则在骑兵上占有优势(4000至6000人)。汉尼拔还有80头战象,其数量比以往任何一次战斗中的数量都多,不过,这些大象可能只有一部分受过训练。

  西庇阿采用他惯用的作战队形,把他的大军排成三列阵式,第一列为铠甲步兵,其后是主力兵,第三列是后备兵[注:简单地说,罗马人各兵种的情况是这样的:“轻散步兵”是装备有投枪、剑、盾和圆盾的散兵;“铠甲步兵”是配有同样武器穿铠甲的第一线部队;“主力兵”是重步兵,他们的任务是支援铠甲步兵;“后备兵”是由精选出来的老兵组成的第三线部队(通常一个军团中有600名这样的老兵),人数相当于铠甲步兵和主力兵的一半,他们装备有刺枪、盾和胸甲;“支队”是军团的下属单位,人数在100至160人之间。]。他在西班牙已领教过迦太基人战象的厉害,所以决定避免将大量的步兵支队交错散布于整个阵位,而是把他们排成纵队直接布置在一线部队的后面,这样他就可以在自己阵式的整个纵深内留出一条相当宽的通道,以便让汉尼拔的大象在受惊奔跑时通过。为了使这种漏斗形的布阵效果更好,他缩短了铠甲步兵与主力兵之间的间隔,以避免那些大象横向冲撞。铠甲步兵支队之间的间隙由轻散步兵填补,这些矛枪手将首先参战。如果需要的话,他们也可以沿各列战线相机待命。西庇阿的左翼是莱利乌斯指挥的意大利骑兵,右翼是马西尼萨指挥的努米底亚的骑兵和步兵混合部队,西庇阿可能共有罗马步兵2.3万人,骑兵1500人;马西尼萨步兵6000人,骑兵4000人;可能还有努米底亚王公达卡马斯的600名骑兵。

  汉尼拔的军队成份复杂,这支军队远比西庇阿的军队更难指挥和控制。为了快速突破敌阵,并使第一线步兵迅速扩大突破后的战果,汉尼拔把象群布置在部队的最前面。虽然波利比奥斯没有提到任何轻步兵,但是,汉尼拔的第一线部队是由利古利亚与高卢的雇佣兵、巴利阿里的投石兵和摩尔人的部队组成的,而后两者通常是轻步兵,可能直接在象群后充当前锋部队。第二线部队由本地的利比亚和迦太基人组成,他们将在第一线部队被突破后独立进行战斗。距第二线码处是有战斗经验的意大利老兵卫队,他们大部分是布鲁提亚人,将充当独立的预备队。部队的右翼是迦太基骑兵,左翼是努米底亚骑兵,两者加起来总数不超过4000人。

  汉尼拔之所以组织独立预备队,并将他们部署在距二线部队一定距离以外的地方,这可能是因为他认真研究了他的对手在以往战斗中所使用过的战术,对西庇阿可能采用的进攻计划有所了解。西庇阿喜欢首先扫清对方军队的两翼,然后进行向心攻击,以铠甲步兵对突出出来的中央之敌实施包围——这种战术是他在坎尼会战中从汉尼拔那里学来的。汉尼拔把他最精锐的部队留作预备队,他做好了进行各种钳形攻势的准备,一旦前两线的部队得手,汉尼拔的预备队将对西庇阿的后备兵给予最后一击。

  会战的第一阶段中有可能发生了散兵战,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汉尼拔计划首先用象群发动冲击。汉尼拔的象群冲击进行得非常糟。罗马人的号手和旗手吹起刺耳的军乐对象群进行阻拦,许多大象——它们可能没有受过良好的作战训练——受到惊吓。象群的最大受害者是汉尼拔的努米底亚骑兵,他们同时受到马西尼萨骑兵的冲击,并很快被击溃。那些冲到对方阵前的大象确实在已冲到它们面前的罗马轻步兵中引起了一阵惊慌,但这些大象尚未突破敌阵就被不断投来的标枪所驱散,有些大象穿过西庇阿事先为它们留出的通道,消失在阵列的后方,另一些大象则向右翼逃去。莱利乌斯趁敌混乱之机向汉尼拔右翼的迦太基骑兵发起攻击,将他们逐出了战场。就这样,当会战的第一阶段结束时,汉尼拔的大象和骑兵已被打散,他的两翼已经暴露。

  第二阶段的战斗出现了某种异常混乱的局面。一旦象群和骑兵被赶出战场,双方军队都向前冲击,但汉尼拔的第三线部队仍站在原地未动,因此,他们距主力部队的距离进一步拉大了。当汉尼拔的雇佣兵与西庇阿的铠甲步兵厮杀在一起时,战场的相对寂静突然被多种语言的骇人呼喊声打破了。起初,西庇阿的铠甲步兵被机动能力较强的敌人打退,但他们的防线始终未被突破。在背后主力兵的呐喊助威声中,这些铠甲步兵最后终于把高卢人和利古利亚人压了回去,罗马军队很快占据了优势。

  与西庇阿的铠甲步兵不同,汉尼拔的雇佣兵完全未从第二线部队那里得到鼓励。这些利比亚人和迦太基人任凭同伴蒙受敌军的全力打击而不上前协助,他们这样做似乎是出于汉尼拔的命令,而并非由于胆怯,因为一般说来,非洲人打仗是非常勇敢的。但是,不管怎样,雇佣兵仍并不喜欢他们这种做法,在忍受不住的情况下,便退向第二线寻求保护,而第二线部队拒绝接纳他们。于是迦太基人的第一线和第二线部队之间发生了内讧。最后,非洲人自己也摆脱了雇佣兵向第三线退去。但汉尼拔坚持不允许他们拥进他的老兵卫队中,他命令老兵卫队平举矛枪,将退下来的部队赶到两旁。不过,在被赶出战场之后,这些退下来的部队中的佼佼者在敌对行为中断后,似乎又被重新组织起来,并被部署在意大利老兵的两侧。

  这时战斗的关键时刻出现了。受到严重削弱的西庇阿的铠甲步兵正准备扩张他们击退雇佣兵和非洲人的战果,可西庇阿却把他们撤了回来。此时。战场上尸横遍野,一片恐怖景象,死伤者的鲜血流满战场。西庇阿需要暂停一下,以整编部队,汉尼拔竟让他得逞。罗马人在受到严重削弱的铠甲步兵两侧增派了主力兵和后备兵,从而扩展了战斗队形。马西尼萨的步兵在会战中的情况我们知道很少,如果他们这时仍在战场上的话(他们没有随他们的骑兵跟进),西庇阿在兵力上占有优势;如果他们不在,那么交战双方的兵力几乎是相等的。可以肯定,在武器、勇气、指挥才能和决心等其他方面,双方也是旗鼓相当的。

  最后,还是罗马人以稀疏的队形(这是半岛战术的萌芽)在布满血污的战场上首先发动了最后的攻势。毫无疑问,西庇阿本来有希望将敌人包围,但是现在他遇到了汉尼拔精锐部队的顽强抵抗。他的所有部队陷入苦战,几乎没有机动的余地。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追赶迦太基骑兵的罗马骑兵返回了战场,并向鏖战中的汉尼拔部队的背后发起了冲击。汉尼拔的部队转身迎战来敌,但他们陷入两面受敌的困境,已无获胜的希望。他们大部战死于阵前,极少数企图逃跑的人被驰骋于战场的罗马骑兵砍杀。据说在扎马会战中,迦太基人战死2万人,被俘1.5万人。罗马方面只有1500人战死,4000人受伤。

  见大势已去,汉尼拔逃到了哈德鲁梅,并从那里被召到迦太基,参加与罗马军队的和平谈判。这时,迦太基在没有进行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已向西庇阿投降。汉尼拔敦促元老院接受和约。事实上,迦太基人并没有更多的选择,而且,尽管西庇阿近来饱受迦太基人背信弃义之苦,但他胜利后却显得非常宽容大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o